来自 每日更新 2019-10-09 14:04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澳门新葡亰9798 > 每日更新 > 正文

这个叫徐永芬的女人腌的火腿很特别

临近春节,云南省武定县田心乡的乡民们,开始准备年货。这其中,腌上一条火腿是必不可少的。而在乡里,这个叫徐永芬的女人腌的火腿很特别。切下来的火腿片,红润透亮,油花纹路清晰,这样的火腿,质量上乘。

为了让记者看到她的火腿究竟为什么特别,徐永芬来到了云南山上的乡村里。

徐永芬:我们火腿原料就用这种猪,因为它是放养的猪。它喝的是山泉水,睡的是松毛席。

徐永芬用的猪腿不是一般的大路货,而是云南高原上的溜达猪。不过前几年,她收猪腿很麻烦,需要牵着马走几十公里的山路,一天跑好几个村才能收来顶多二十条猪腿。这是徐永芬一直很头疼的问题。

徐永芬:曾经我最远的地方,跑到20公里左右的地方去收。其实跑那么远,才收六七个腿,就是七八十斤。

记者:六七个腿?三头猪也就是。

徐永芬:是啊,没办法。

而就在2006年,一个意外事故在徐永芬眼前发生,从此,徐永芬的人生被彻底改变,让她从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转变成了一个年销售额7000万元企业的女老板。

村民倪立雄:胆大、心细、稳重。这几点我们是看在眼里。

员工王桂芬:她就是勇敢,说实在的就是很大胆,因为别人不敢想的她敢想,别人不敢做的她敢做。

村民龙上云:她那个女的比男的大,胆子。肯定的。经常上电视,她被评为全国劳模,全国劳动模范,你看。

徐永芬是个普通的农村妇女,小学没毕业就开始自己做小生意,养猪、养牛、开饭馆,一直到她年近40岁,生活也很平淡。但就在2006年,徐永芬亲眼目睹一场车祸,改变了她的人生。

那一天,是农村赶集的日子,全乡的人都聚在乡里的主干道上逛街,人流车流混杂在一起。突然一个来赶集的乡民就在徐永芬眼前被马踢中胸口。

徐永芬:那个人起来了,他说没事没事,后面一身都灰不溜秋的,撞了脑子。到晚上他不舒服,家人就送来医院,第二天就不在了,死了。

这件事换做别人,过了也就淡忘了,可徐永芬却直接因为这件事做出了一个十分大胆的决定,让同乡人直呼太意外。

村民龙上云:就是说,哎呀,憨了她。

丈夫许家银:都说她太憨了。

朋友赵喜美:你怕是憨了吧。

朋友赵喜美:就是傻瓜的意思。

2006年8月,徐永芬听说乡里的粮食所要出售,就以信用担保贷款180万元买了下来。这可相当于徐永芬一年纯收入的二十多倍。

徐永芬:那时候我一年的收入可能在四五万左右,六七万。

徐永芬:一年的收入就在。

记者:不到十万块钱。

要说买下粮食所,也不是什么出奇的事儿,因为这个粮食所地处田心乡唯一的主干道上,算是黄金地段了,炒炒地皮也能稳赚。可怪就怪在,徐永芬偏要把粮食所改造成农贸市场,乡民们都说,这事儿谁干谁赔钱。

村民徐超:烂瓦房,一个烂厂房。搞点住房,或者建个啥子。

村民许应:赚不了钱,靠市场赚不了钱。如果是你拿来做农贸市场,根本没办法做。因为历来农村赶街都是在街上赶,没有想过整个农贸市场,搭个大棚给人家好摆。

朋友赵喜美:如果在县城的话做一个农贸市场还可以,挺赚钱的应该是,但是在乡镇上,尤其是在田心镇乡这样的一个小乡镇,当时我们就很担心,可能她的资金一时半会回拢不过来。

但徐永芬很有信心。盘算着建起市场,让大家进来摆摊,乡民的安全就能得到保障,自己收猪腿也不用再到处跑,而且市场里起码有400个摊位,租摊儿的钱足可以还贷款。

徐永芬:卖卖摊位,能够利息还得上,每天有人在里面摆摊,我能收费。

经过一年的建设,2007年底,农贸市场正式开张。可开张过去半年,徐永芬是真傻眼了。农贸市场没能容纳下全部的商贩,外面大马路上摆摊的一点儿也没少,该拥堵还是拥堵。而且当地有每七天赶一次集的传统习俗,已经延续了很多年,这也没能随着农贸市场的建成而改变。偌大个市场,一年只能开张52天,收52天的钱,剩下的时间只能空在那里。

村民许应:还不是以路为市,现在还不是,街天还是摆摊,你们也瞧得出来,变化不是很大。

记者:现在还是这样。

村民许应:现在还不是这么个样,容纳不下,那个地点容纳不下。

徐永芬折腾这么大个事儿,结果建市场既没解决交通问题,也没赚到钱,还让全乡人都看了大笑话。热闹过后,徐永芬万分惆怅。

徐永芬:第一年才收了两万块钱,我贷了180万,将近十几万的利息,那怎么能,还差着很多很多。

剩下的时间,徐永芬利用起来办婚宴酒席,尽管如此,整个市场的收入,还不够还利息的。

丈夫许家银:亲戚朋友那里借一点,还有从我的工资,我的工资一共也只有一千多块钱,也要养家糊口,但是没办法,因为这个贷款利息必须要按月还,我们也要讲一个信誉度,和银行贷款,如果没有这个信誉度,人家也不敢支持你,所以当时的生活是相当困难。

市场经营到这个地步,徐永芬骑虎难下。放弃舍不得,继续下去又很困难。唯一还能给她点安慰的,是她那个小小的火腿作坊。

在云南当地,一到冬至,家家户户都开始杀年猪腌火腿,来年冬天就能腌好享用了,是云南山里人家必不可少的家常菜。

徐永芬在建农贸市场之前,有个火腿作坊,帮别的火腿厂代加工,一斤只赚两元钱,一年能卖个20吨左右,赚几万元钱。2008年冬至刚过,正是卖火腿的旺季,但让人无法理解的是,徐永芬连火腿都不打算卖了。

经销商史华林:当年我们来拉火腿,有三四张车来拉火腿,她不卖,我们说有火腿,有钱你不挣,你怕是变成傻了。

本来已经债务累累了,这时候还不急着赚钱,徐永芬想干什么呢?她又是怎么在六年后达到年销售额7000万元的呢?

2007年改造农贸市场的时候,徐永芬去昆明参加了一个农展会,一条售价高达2600元,能生吃的火腿,吸引了她的注意。

徐永芬:以前我的火腿一只才卖一百多元,二百多元,他们的到两千多元,那就十倍多的价,我真的是太惊奇了,想都想不到,我说怎么卖那么贵的火腿。

人家介绍说,那是一种自然发酵三年,能生吃的火腿。徐永芬尝了一下,发现这种火腿生吃起来比她的一年火腿香。同样卖火腿,人家的火腿挂三年,卖价就能翻十倍,徐永芬很羡慕,也想尝试做。但这相当于资金压三年才能变现,她当时没有那个经济实力。

徐永芬:要压一百多吨的火腿,要压三年,那这三百多万元等于是摆在那里不能动,那时候我条件不成熟,我没有钱。

徐永芬算了算,要靠自己那一斤只赚两元钱的火腿还贷款,很不现实。要还上钱,她只有靠利润更高的三年火腿。

2008年底,徐永芬卖掉和农贸市场配套的三个门脸房,筹了40多万元开始疯狂收猪腿。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她已经把20吨猪腿,一批批上好盐储存起来,谁来要都不卖,就等着三年后一鸣惊人。但她的这种憧憬,只持续了20天。当徐永芬按照惯例打开仓库查看火腿的时候,发现情况不对。

徐永芬:我一开门,闻见火腿的臭味。火腿像气球一样泡起来。我说怎么回事,我还有一线线的希望,我就觉得没关系,有几个坏的,我说多数还是好的。

腌火腿的时候偶尔坏几只很正常,但当徐永芬打开仓库继续往里走的时候,却越走心越凉。仓库里2000只火腿,几乎都胀气了。

徐永芬:好的没有几个,看到那种情景我腿都软了,我怎么办呢?计划好了应该是能赚钱,为什么一下子就成这样,我做农贸市场也亏了,做火腿也亏了。

徐永芬把还凑合能吃的火腿送人,剩下的舍不得扔,只好自己消化,家人、工人,天天吃臭火腿,吃到想吐。

员工许莲美:很臭的就没法吃了,多少臭一点的才能吃。天天吃,天天吃到不想吃了。

员工王桂芬:我们也替她担心,我们替她担心。但是我们心里不敢说,因为我们是员工我们不敢说,她当时那个情景,火腿腌坏掉了,她一直抱着头,她一直很痛苦。

在外人看来,徐永芬有农贸市场这么大一块地,应该不差钱,可家里的困难,只有自家人知道,徐永芬是有苦说不出。

二儿子许棋:刚上大学的第一年,第一年火腿臭了,上大学的时候,7月份去上大学,家里面资金比较紧张,连上大学的学费都是去助学贷款去贷的。

大儿子许峻:但是对于外界来说,怎么那么有钱,还去弄这个,所以他们外面是不理解的,所以当时我也不理解,我觉得是让人笑话,当时所以我就没办,然后我弟去办了,助学贷款。

徐永芬:人家看来我做这么大的事情,在娃娃上,都感觉到拿一百元钱你都拿不出来,实际我心里一直在亏欠我的孩子。

痛苦过后,徐永芬还是决定再做一批火腿试试看。不同的是,这次她有了制胜法宝。

这是徐永芬在半山腰上建的一座小仓库,这个外表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水泥房子,里面监控森严。在这里面,藏有徐永芬这几年累积下来的全部三年火腿。这个小黑屋为什么能成为徐永芬的制胜法宝呢?

在第一次屯火腿失败过后,徐永芬一直在寻找那次腌火腿与以往的不同。

徐永芬:因为我以前腌火腿在2200米的海拔腌,现在我又换了地点,在1600米的海拔腌,那温度就差了五六度。

在排除了季节、原料、手法之后,剩下唯一的不同,就是海拔。徐永芬以前在山上腌火腿,现在搬到了农贸市场,海拔差了五六百米,导致温度起了变化,才让她吃了大亏。这次,徐永芬把火腿在农贸市场统一上盐,每隔一个月换一次盐,三个月后,再运到山上的仓库里存放。

记者:这是第几次往上抹盐?

徐永芬:这是第一次,第一次抹盐。

徐永芬:小的抹三次,大的抹四次,慢慢地把它渗透进去,那盐巴就不会咸了。

三年里,徐永芬把每批火腿存一半,另外一半卖掉周转资金。经过三年的自然发酵,第一批存下来的火腿上长满了厚厚的霉菌,促使猪腿肉呈现出成另一种味道,这是火腿成熟的标志,也意味着徐永芬的坚持成功了。

徐永芬:表皮削出来就可以吃了。

记者:削开以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?

徐永芬:是的。可以吃了。

记者:直接吃?生吃?

徐永芬:对,相当香的。你吃一块。你吃。

记者:我不太敢吃。生的。

徐永芬:没关系,你吃吃看,吃吃看。

徐永芬:嗯,太香了。

徐永芬:嗯,你尝。一样的。

记者:有点淡淡的奶味的感觉。

徐永芬:嗯,相当香。

记者:它没有那种生肉的味道。

徐永芬:没有,它已经熟了,成熟了,三年了。

记者:市场上卖多少钱?

徐永芬:这个卖160元一公斤。

记者:你这儿有多少三年的火腿?

徐永芬:有一万多根。

徐永芬:值一千多万元。

这个叫徐永芬的女人腌的火腿很特别。2011年中旬,徐永芬的存下的第一批三年火腿开始上市销售,因为当地没有同类产品,引来很多经销商的注意,这种以生吃为卖点的高价火腿一下占领了当地的中高端市场,徐永芬屯下的50吨三年火腿全部销售一空,再加上一年火腿,当年的销售额就达到了1500万元。

经销商卢红丽:这个三年的火腿比那个煮出来一年的火腿吃了味道比较鲜,而且也一点不咸,一般的火腿是比较腌咸的,这个三年的火腿吃上去味道就比较新鲜,

经销商史华林:都是买去送人的占多数,这些都是买回去送人的。都是好奇,火腿可以生吃。今天过来又订了十吨,没几天就卖完了,三年的火腿。

2012年,在三年火腿的带动下,徐永芬的火腿品牌在当地知名度大增,她的产品里无论一年火腿还是三年火腿,需求量都在增加,到2013年,徐永芬又增加了火腿即食小食品,销售额超过5000万元,此时,她的火腿产量已经饱和。可到2014年,徐永芬的企业年销售额竟然又增长了2000万元,她是怎么做到的呢?

2012年底,徐永芬看上了一种本地特产,武定壮鸡。这是云南的六大名鸡之一,因为它的养殖周期长达一年,肉质比普通饲养的鸡更筋道,在当地人家餐桌上几乎是必备的鸡。但徐永芬却发现,当地没有即食壮鸡产品,她很想把握住这个商机,可做成什么口味,她是一点儿谱都没有,就托家人朋友把市面上销售的熟食鸡产品都买回来。

徐永芬:买了很多很多,你看。

记者:满满的一大袋子。

徐永芬:什么扒鸡,这个叫花鸡。

徐永芬:烧鸡,叫花鸡。买了很多很多,买来研究。因为当时我也没有想到做什么味道,在市场上能够销售。那我只要说是在市场上销售得好的,买回来,按他们的配料那些做出来。

买来的其它鸡产品,就是为了看人家包装上的配料表,人家写啥徐永芬做啥,但做来做去总觉得不对味儿。

员工许莲美:大众口味我们吃的有点,反正不同于我们这边。

员工王桂芬:就是那个味道,要吃了以后,反正不是那么香。

试验了大半年,老模仿人家,徐永芬越来越觉得这样失去了特色,到底什么口味适合武定壮鸡?就在她着急的时候,一帮外地来朋友来找她吃饭,让她找到方向。

徐永芬:他说,你们这个凉鸡挺好吃的,那我觉得本身这个味道就在我们身边,那我们还不知道,还去到处去参考人家的。

凉鸡是田心乡本地最普通的一种用武定壮鸡做的菜,农村家开席、做杀猪菜,都会有凉鸡。而且做法非常简单,只有花椒、草果、盐三种调味料。徐永芬没想到,最能体现武定壮鸡鲜香口味的做法,就在身边。她赶紧改变调料配方,经过一年的试验,2013年底终于做出既能保持肉质筋道,又有武定壮鸡鲜香口味的即食产品。

2014年,徐永芬在县城开了两家专卖店,而壮鸡产品也通过网络销售到了全国,再加上火腿的销量,年销售额已经达到了7000万元。

本文由澳门新葡亰9798发布于每日更新,转载请注明出处:这个叫徐永芬的女人腌的火腿很特别

关键词: